当前位置:12人猎奇网 > 动物植物 > 手机访问:m.12ren.com.cn

山南哲古寻獒记

来源:www.12ren.com.cn 时间:2018-06-09 编辑:w1ucheng 猎奇指数: 手机版

   藏獒,是一种十分凶猛的犬类。它是西藏地区特有的一种生物。因为其超高的战斗力和迷人的外表,藏獒十分受到外界爱狗人士的追捧。下面,就跟随小编一起来寻找藏獒吧。

wKhQpFZDUlGEVO9vAAAAAKf0i6A938.jpg

  一片无垠的绿色草场,白色的羊群在蓝天与绿草相接的蜿蜒一线间,将自己点缀在蔚蓝的天幕上,悠闲地啃着无尽的肥美绿草。在这幅美丽的牧歌图中,一个小小的黑色身影,默默踞于一角,而它,才是这片草原的传奇和精髓,它就是藏獒。

  我们从泽当出发,前往位于措美县的那个美丽的环湖草原——哲古草原,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寻找哲古草原的纯种藏獒。在全世界都在热炒藏獒的今天,一条纯种的藏獒已是凤毛麟角,稀世罕物,我们想要寻找纯种藏獒的念想似乎有些天真得可笑,但来到山南这个藏獒的著名出产地,我们又怎能不大胆地去期望,在碧波荡漾的哲古湖畔,在那片旖旎起伏的牧场上,艳遇一头继承着远古血统的高贵藏獒呢?带着这样的期盼,我们出发了。

  期盼神犬直奔哲古措

  经过琼结县,穿越藏南分水岭,眼前豁然开朗,这里已然是哲古草原的边界,起伏跌宕的草场伏在眼前,哲古镇隐约显现在远方,优雅的雅拉香布雪山屹立于一旁,以温柔的眼神凝视着这一切。一群藏野驴,簇拥在一起,就在离公路不远处,安静地卧着,悠闲地散步着,对于身边的人及公路上呼啸而过的各种大型汽车,丝毫不以为然,似乎这片天地间唯其独尊,任谁也无法侵扰它们的自由自在。

  我们要找寻的藏獒则隐身在更远处的哲古湖畔。

  车过哲古镇,这是进入哲古草原的最后一个驿站,以前常年围绕着哲古湖放牧的牧人家,许多都在镇上定居,有着自己的漂亮新房,但在草原深处,他们也拥有自己的放牧点,以及传统的牦牛毛帐篷,那是他们放牧时节的家,虽然他们的手已经触摸到了手机电脑,但他们的灵魂依然还留在那片40000亩的哲古草原上。

  哲古镇上,藏狗成群,在街上随处流浪,但绝不伤人。这些藏狗中也有相貌奇特的藏狮子,这种藏狗有长而浓密的双层毛发,往往像狮子狗的毛一样呈细微的卷曲,尤其嘴巴附近看起来就像长了浓密的胡须一样,然而它并不属于獒类。

  哲古镇上的这些流浪藏狗中,有些也有着藏獒的血统。在曾经掀起全国藏獒热潮的杨志军的《藏獒》一书中,曾经将藏獒描写为不与普通领地狗交配的骄傲物种,然而在自然的法则下,马和驴的结合都能诞生出骡子,藏獒也决非真的如人中龙凤般骄傲得不可一世。虽然艺术化的描写,让藏獒的形象更神秘而高贵,但真实的现实则更能说明为何一头纯种的藏獒如此难得。

  曲折路途难觅獒踪

  我们的车从哲古镇沿路开始进入哲古草原。6月初的西藏,虽然珍贵的雨水不像往年一样丰沛,但顽强的草苗依然冲破土地的封锁,脆弱而又充满希望地铺呈在了哲古草原上。浅浅的绿色像披在碎石与黄土组成的大地上的一层薄薄绿纱,只需一场雨的滋润,它们便可马上变为绿色的地毯,这片西藏最重要的牧场之一,正耐心地等待着生命的爆发。

  近旁小山上,白色的绵羊和黑色的牦牛混在一起,但我们却见不到放牧的人。穿过分配牧场的栅栏,我们正式进入了哲古草原。

  这片藏南草原与藏北羌塘不同,虽也是万里无垠,但更多了几分灵秀,这片草场如一片缓浅的丘陵,在高山围出的盆地中起起伏伏,最低处便是70多平方公里宽阔的哲古湖。这片聚宝盆中,除了有牧民们的羊与牦牛,还有野生的藏野驴、黄羊、野鸭、斑头雁,当然还有牧民痛恨的狼群。就在这个有山有水的地方,牧人与这些动物们,已经演绎了千百年的草原故事,而我这个第一次闯入这里的人,却对他们的故事充满了好奇心。

  路的痕迹越来越不明显,看似平坦可让汽车随处撒欢的草场上,实则处处充满危机。不说满地的碎石随时考验着轮胎的韧性,就说那初春冰雪融化而切割出的道道沟壑,就时时阻断我们前行的去路。这些沟壑从山丘上向下延伸,可以看出冰雪融水的流向都是低洼处的哲古湖,它们是哲古湖生生不息的源泉。

  在司机师傅艰难地对抗着碎石与沟壑时,我们的目光则在窗外贪婪地搜索着。车窗外,一个个用石头垒起的羊圈房屋,犹如一个个石头堡垒,不时出现在小山丘的脚下。空空的圈舍,遍地的羊粪,但却看不到牛羊的身影。同行的周学良对这片草场十分熟悉,他说这个时候,牧人都把牛羊赶出去了,在山后的草场上放着呢,但有些牧人可能会把藏獒留在家中。我们抱着侥幸的心理,在一家牧人的圈舍前停下。周学良走上前去,一声吆喝,但回应的只是一阵空寂,我们不禁一阵失望。

  自从进入哲古草原,几个小时过去了,别说藏獒的身影,就连哲古镇上的那种普通藏狗,我们也还没能见到一只。难道今天的行程,我们就只能以“观光客”的身份结束吗?好在哲古湖的风光也足以满足我们的视觉。车子在半山沿着湖畔前进,远远从高处顾盼哲古湖,湖水涟漪,倒映着雅拉香布雪山与蓝天白云,看那体型庞大的斑头雁傻呼呼地蹲在湖边草丛中,看灵巧的野鸭扑腾在水里,看可爱又可恨的草原鼠偶尔从洞中抬起头,看流云在蓝天快乐地绘画。美丽的景色使我们不得见藏獒的失落之心有了很大的安慰。

5243809767.jpg

  沿湖的草场上,不时有一两个黑色的身影,我们不禁怀疑那是我们想要寻找的藏獒,但相隔太远,无法确认,车又不能直接开到近旁,只得遥遥相望,暗自猜测。

  与黑色精灵的不期而遇

  车子渐渐离开湖岸,向古堆方向驶去。周学良说,前两个月是藏獒产仔的季节,好的小獒几乎都被人买走了,品相好的成年藏獒在古堆那边还有几只。古堆乡是西藏出产藏獒最多的地方,但路途遥远,若要前往,我们就不能按计划返回泽当了。

  常言道“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我们将要放弃寻獒计划时,我们的车子再次停到了一户牧民的石头屋前。刚下得车来,3只藏狗便从羊圈后扑了出来,一只大狗,两只小狗。我们顿时惊喜万分。

  乍一看毛色,它们与目前藏獒界很受欢迎的“铁包金”很相似,浑身黑毛,四蹄毛色金黄。但从体态上看,顿时看出它们不是藏獒,细小的腿杆,不似藏獒一般浑圆粗壮,嘴吻也不像藏獒般有坠皮,而是如一般的藏狗一样比较细长,眼睛不大,不呈三角。而身体的壮硕程度更是远远及不上藏獒。两只小狗似乎比大狗偏向藏獒的特点,其中有只小狗引起了我的注意,它的眼睛是如猫眼一般的浅蓝色。周学良说,这叫玉石眼,小狗应该有一点藏獒的血统。这3只狗并未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彪悍,见到我们还摇着尾巴乞讨食物。我们拿出一些饼子给了它们。

  虽然还没见到真正的藏獒,但这几只藏狗的出现给了我们希望,也许就在前方,就会出现我们期望中的神秘藏獒。这时周学良想起曾经在哲古与古堆乡交界处见到过一个牧民家有3只小獒。我们便抱着最后的期望去寻找那个草原上的小帐篷。

  就在将要驶出哲古草原的一座小丘陵下,一个褐色的帐篷显现在那里,门口停了一辆摩托车,但我们未见有主人的影子。刚刚接近帐篷,一个黑色的身影便从帐篷的门缝中窜了出来,大家一见都高兴地惊叹:真是一只好獒!

  它瞪着一双纯净的眼睛,匍匐在我们面前,亲热地在我们脚下蹭来蹭去,可爱的模样就像一个孩子。周学良说,藏獒在8个月大前是不会认主人的。这只黑色的小獒虽才1个半月大,但体型已初现气势,它浑身油黑的皮毛,泛着浅浅的光泽,只在胸口处有一撮白毛,这是典型的黑獒的毛色特征。它的毛粗却不扎手,也并未因在地上打滚而惹上蒙蒙尘土,显得干净而清爽。我伸出手去抚摸它,顿时发现它的皮肉十分厚实,难怪藏獒能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冬季依然守护着它的主人和羊群。4只獒爪,肥厚敦实,将它的一只爪子握在手中,顿时感叹杨志军在《藏獒》中将藏獒的爪子称为“蹄”真是恰如其分。

  就在我们和小黑獒逗玩时,远处一只黑色的大狗正迅速地向帐篷跑来,一位放牧的年轻藏族小伙子也朝这边走了过来。大狗很快到了面前,我们怕其伤人,赶紧上车避让。

  小黑獒见到大黑狗,亲热地上前跟它撒娇。大黑狗在小黑獒身上来回闻了几遍,也许发现我们并无敌意,便放心地走到帐篷前蹲坐了下来。我们下车,继续逗弄小黑獒,它也只是安静地在一旁观看,并不吠叫。大黑狗毛色与小黑獒相似,但并没有很明显的藏獒特征。我们也无法判断它是否是黑獒的母亲。

  这时,放牧的年轻人也来到了帐篷前。原来他跟局长和周学良认识,他叫罗布,家在哲古镇,但现在是放牧的季节,他在放牧点建了圈舍,自己住在帐篷中。他说这只小黑獒不是他的,黑獒的主人给小黑獒开的价码是3万。

  牧人与藏獒

  罗布说他家也有一只藏獒,是铁包金,可以带我们去看看。我们欣然前往。来到罗布的放牧营地,我们才发现,原来就是刚才3只藏狗出现的同一地方。我们一到来,3只狗又迎了出来。罗布走近圈舍深处,原来在育羊羔的圈舍之后,屋檐下,还栓着一只小藏獒。这只小獒显然与另外两只小狗是同一窝出生的,但是它继承的藏獒血统较多,从体态上明显比其他两只更具獒的气质。但唯一可惜的是,它的眼睛,一只呈玉石一只普通的样子,从赏析藏獒的角度来说,就缺了品相。

  罗布与他的这群狗显然关系亲密,在牧人的眼中,虽然好的藏獒能给他们带来放牧以外的优厚收入,但以放牧为生活重心的他们,更看重这些通灵性的小家伙们带给他们的安心。罗布说,别看这个时候哲古草原平静安详,其实山后面就躲着狼群。晚上,狼群想来袭击圈舍叼走羊时,只要看到一只彪悍的藏獒守护在营地,便不敢轻举妄动。有时狼也十分狡猾,若藏獒是被散放着的,它们便派出成员激怒好斗的藏獒,离开营地,而其他狼则趁机叼走羊,因此有时不得不将藏獒拴起来。

  罗布将他拴狗的绳子拿出来给我们看。一条数米长的由牦牛毛编织的粗绳,上面点缀着两个黑色和一个红色绒毛球,绳子一端是红绿蓝毛绳编织的一个肚兜似的编织物。罗布抓过那只大狗,给我们演示如何栓狗,原来那个彩色的编织物是兜在狗肚子上的。那只大狗温顺地任罗布抓来抓去,似乎还十分享受。想想在长达数月的放牧季节里,牧人们在辽阔的草原上难以见到其他人的踪迹,牧人与狗,就是最亲密的伙伴,最无间的战友。

  周学良说,以前草原上好藏獒很多,但自从藏獒被外界所知晓,并被当作创造经济效益的载体后,草原上的藏獒被陆陆续续带走,成了笼中的宠物。如果它们有幸被真正爱犬的人带走,那是最好的结果,不幸的是,它们往往只能成为拉萨太阳岛狗市上,烈日炎炎下无精打采的宠物,完全失去了灵性。

  告别罗布的放牧营地时,一只小狗守在他一旁,与他望向同一个方向。蓝天白云下,他们的身影成了哲古草原上最和谐温馨的画面。在我看来,无论是剽悍健硕的藏獒,还是普普通通的藏狗,离开了牧人和草原,它们便失去了藏獒最基本的精神,那便是守护与忠诚。只有在哲古湖边,在堆满羊粪蛋的地上撒欢、在冰雪暗夜中与狼群搏斗、在石头垒砌的羊圈旁巡逻,这才是真正的藏獒,这才是哲古草原最动人的传说。

  藏獒被称为“中华神犬”,是青藏高原所独有的凶猛犬种。2000多年以前藏獒便活跃在喜马拉雅山脉,以及海拔3000多米以上的青藏高原地区。标准的纯种藏獒多见于广大牧区,有狮头、虎头之分。对于藏獒的评价标准十分细化,从眼睛的形状到身体的高度、从皮毛的颜色到嘴唇坠皮的下坠度。由于纯种藏獒越来越少,而喜爱它的人又越来越多,因此藏獒的价格往往是天价,在国外,还成立了多个专门研究藏獒的机构,可见藏獒已经成为了犬中最具价值的极品犬种。

  哲古草原牧人节:

  哲古牧人节是以村为单位举行的民间传统节日,在每年的藏历九月十五日至十七日举办。其起源据说是因为牧人夏季放牧时间漫长,待到秋季,辛劳数月的人们重返农区,和家人团聚,全村同庆的欢乐聚会。

  2009年9月1日至3日首届西藏山南哲古牧人节(生态旅游节)将在美丽的哲古湖举行。牧人节持续的数天里,人们带上自家的各种美食、青稞酒,围坐成圈,过欢乐的林卡。而传统的抱石头、拔河赛,新兴的摩托车赛、自行车赛,以及各种丰富的文艺演出都将成为牧人节上必不可少的节目。届时的哲古湖畔将成为一年中最为欢乐的海洋。

相关文章:
奇闻异事 未解之谜 灵异事件 UFO探索 娱乐八卦

本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