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2人猎奇网 > 谜案追踪 > 手机访问:m.12ren.com.cn

塑料箱裏藏著一具男屍!警方抓獲20年前命案嫌疑人

来源:www.12ren.com.cn 时间:2018-07-12 编辑:seogengxin 猎奇指数: 手机版

我們找你20年了!”網絡維修工敲響沈陽某租房大門,待嫌疑人開門後,民警立刻上前抓捕。


  “我知道,我知道。”柯某臉色大變,這一天還是來了。


  當年23歲的柯某在溫州蒼南殺人後遠逃,隱姓埋名藏身東北。20年間,不敢回家,不敢惹事,連生病都不敢去醫院,低頭避開攝像頭走路……活得像個隱形人。


  他鄉音已改,一口東北味,給自己取的網名叫“夢回江南”,可他再次踏上江南的土地,卻多了手銬腳鏈。


  7月10日上午,嘉興南湖警方向媒體公開了案件詳情。這樁陳年舊案終見曙光,對死者和家屬也算是一種告慰。

1998年3月。嘉興中山西路與老320國道交叉口有個社會停車場,長途車帶貨經常在此地卸貨。


  警方接到停車場傳達室工作人員報警,聲音很慌,稱一只紅色塑料箱非常可疑。

民警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紅色塑料箱上寫著水產品和收貨人電話,可是個空號。

  工作人員稱,這個塑料箱是從一輛長途車上卸下的,到貨2天了,聯系不上收貨人,他怕水產品腐敗變質,就拉開封箱帶,伸手進去一摸,竟然摸到了一只人手。

  刑偵民警、法醫等馬上到位。經初步偵查,這是一起命案,死者是成年男性,身體有損傷。

  偵查員追蹤這輛卸貨的長途客車,發現箱子是在溫州蒼南寄運上來的。當時,嫌疑人稱要運一箱海鮮到嘉興,先是喊三輪車將塑料箱運到汽車站,然後付了50元給大巴車司機,稱到嘉興後會有人來收貨。

  人力三輪車夫是從蒼南一出租屋將紅色塑料箱搬上車的。



  隨著這條線索,民警趕赴蒼南偵查。進入出租屋發現,裏面非常淩亂,有打鬥痕跡,現場還有血跡。民警判斷,這應該是作案的第一現場。

  經調查了解,死者是出租屋住戶吳某,約25歲。可疑的是,案發後,和他一起租住的老鄉柯某也失蹤了,警方判斷,此人有重大作案嫌疑。

  兩人都是福建人,一起在溫州蒼南縣水產市場做生意,到底有什麽深仇大恨會引發命案呢?

  這個謎,20年都未解開。柯某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

  警方一直沒放棄過此案,圍繞柯某周圍的關系查了一圈,但都沒重大突破。偵查員每年至少去兩次福建,繼續追蹤此案。此案也被立為省督辦案件。

  被害人吳某的父親也多次來嘉興,詢問案件進展。

  功夫不負有心人。今年6月,福建漳州警方提供的一條線索引起了南湖警方的註意,柯某很有可能就在遼寧沈陽。一路追蹤,警方確定了柯某的住址。

  嘉興警方扮演網絡維修工進門抓人

  2018年6月26日。沈陽也是酷暑天。

  嫌疑人住在沈陽一小區的二樓,窗簾沒拉。民警偵查發現,他打著赤膊,一直在玩電腦。

  “抓人要保證萬無一失,不能讓嫌疑人有任何逃跑、自殘等可能。” 南湖區公安分局刑事犯罪偵查中心副主任兼大要案偵查隊隊長王泳鋒介紹說,他們想了一個計策。

  經過觀察,嫌疑人是名“網蟲”,淩晨兩三點睡,第二天中午才起。如果斷網的話,他勢必會找維修工,到時民警就可趁勢進門,將其抓獲。

  6月27日,民警拔了他家的網線,果不其然,嫌疑人馬上電話呼叫維修。

  嫌疑人一開門,民警立即上前將人控制住。



  “我們找你20年了!”民警此話一出,嫌疑人一楞,臉色大變。

  “我知道,我知道。”嫌疑人隱姓埋名20年,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真名。

  他姓柯,43歲,獨居,比這個歲數的人顯老。

  記憶回到了20年前,是柯某再也不願想起,卻時時無法忘記的片段。

  柯某交代,1998年,父親在福建當地做海產批發生意,在父親的安排下,他到溫州蒼南也做海產批發。被害者吳某是一個鎮的老鄉,對初來乍到的他非常照顧,甚至讓他吃住到一起。

  可一次酒後的爭吵毀滅了這一切。當年2月28日,吳某帶著幾個朋友來出租房吃飯打麻將,席間喝了不少酒。當晚11點多,朋友散去,因柯某在麻將時一句多嘴,吳某開始抱怨,兩人從爭吵變為拳腳相加。

  “我把他推到床上,互相扭打在一起,我用手臂死死地勒住他的脖子不讓他動。”柯某回憶說。很快,吳某不再掙紮,柯某也因酒勁睡了過去,直到第二天早上,他發現吳某身體已冰冷僵硬,“我知道出事了。”

  他當時很混亂,甚至天真地想,只要把屍體處理掉就沒人發現了,所以將屍體放進大號塑料箱,以運輸水產為名,隨機找了輛客運車,最後發到了嘉興的一個停車場。

 

嫌疑人:這20年的經歷可以寫本小說


  “我20年的經歷可以寫本小說。”柯某自嘲說。


  事後,他匆忙拿走了吳某的現金和手機,遠走深圳。可深圳的同學並不怎麽待見自己,他又去長沙短暫停留,後到了齊齊哈爾。柯某在滿洲裏找到哥哥一個相識的朋友,想跟他學俄語逃出國境,可這個朋友卻得病早亡導致這個計劃擱淺。


  之後,他去了哈爾濱,度過了逃亡生涯中算是最開心的時光。他以“吳小輝”的名字生活,高中畢業的他從一個物流裝卸工做起,靠自己的頭腦在當地物流業做出了一番事業,甚至還和網絡公司合作開發了一套物流系統,還交了一個漂亮的女朋友。


  5年前,物流業不景氣後,他又逃到沈陽。因假身份不敢結婚,女朋友也不了了之。他很喪氣,不敢回家看父母,不敢張揚不敢惹事,走路都要低頭避開攝像頭,吃不好要睡不好,甚至發現自己得了糖尿病後都不敢去醫院,網上對照癥狀買了藥……後來,他沒找正經工作,而是靠替別人打遊戲代練為生,每個月只有1000多元的收入,三四天才出門買一次菜,其他時間都宅在家打遊戲。




  “提心吊膽的生活終於結束了。”柯某長舒一口氣,不知道是不是一種解脫。他還向民警打聽父母的近況,他已經20年沒回家了。


  可能,只能在夢裏才能回家吧,所以給自己取的網名叫“夢回江南”。




  案發時,參與此案的王泳鋒是派出所一名新警,工作不到兩年。如今,他已是南湖區公安分局刑事犯罪偵查中心副主任兼大要案偵查隊隊長,一直關註著此案的進展。


  “命案必破!這是身為一名刑警的職責,也是對死者和家屬的一個交代。”王泳鋒說,正義或許會遲到,但絕不會缺席。


  目前,柯某因涉嫌故意殺人罪已被南湖警方依法刑拘,本案還在進一步調查中。

相关文章:
奇闻异事 未解之谜 灵异事件 UFO探索 娱乐八卦

本月排行